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研究

行业研究

Nature:无论谁输谁赢,特朗普这四年对美国科学界的破坏,都需要几十年才能修复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四年执政期间,做了很多让人意外的事情,其中就包括削弱了环境保护和公共卫生法规,削弱了对科学的尊重和重视,更是加剧了已导致美国 20 多万人死亡的新冠大流行蔓延,而有些伤害,还可能是永久性的。

2020 年 9 月 13 日,特朗普在内华达州亨德森市举行的集会违反了州卫生法规。因为该州规定,公众集会不得超过 50 人,并要求保持适当的社交距离。特朗普知道这一点,但他后来甚至还炫耀了政府当局没能阻止他的事实。

实际上,自新冠大流行开始以来,特朗普类似的做法并不鲜见,他甚至在自己感染新冠病毒的情况下,仍拒绝遵守白宫的基本卫生准则,而白宫现在正处于疫情爆发的中心。

特朗普的行为——以及他的幕僚和支持者的行为——不应令人感到意外。因为在过去的八个月里,特朗普不止一次谎报新冠病毒带来的危险,并破坏科学界医学界遏制新冠疫情的努力;他甚至在一次采访中承认,在大流行早期,他故意歪曲了病毒的威胁,他批评戴口罩和社交距离要求,同时鼓励人们抗议旨在阻止疾病传播的封锁规定。

特朗普政府削弱、压制和审查了致力于研究该病毒并减少其危害的科学家,他任命的官员把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和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当成了政治工具,命令这些机构发布不准确的信息,发布不明智的健康指导,兜售未经证实且可能有害的 COVID-19 治疗方法。

“这不仅仅是不称职,这是蓄意破坏,”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流行病学家 Jeffrey Shaman 说,“特朗普破坏了保护人民安全的努力。”

统计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

美国,一个拥有丰富科学和经济资源的超级大国,却有超过 700 万 COVID-19 感染者,死亡人数已经超过 20 万,这些数字超过任何其他国家,甚至超过全球感染和死亡总数的五分之一,即使美国只占世界人口的 4%。

虽然很难量化特朗普对美国范围内新冠患者死亡的责任,但 Shaman 和其他人认为,如果美国早点应对这一挑战,大部分在美国失去的生命本可以得到拯救。
 
(来源:Señor Salme/Nature)
 
在 11 月 3 日寻求连任之际, 特朗普面对 COVID-19 的行动,只是过去四年来他对科学及其机构造成破坏的一个例子。

特朗普和他任命的官员还在遏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努力上开了历史倒车;通过孤立主义政策和言论方面,特朗普破坏了美国在全球舞台上的地位;通过对许多游客和非欧洲移民关闭大门,特朗普降低了美国对外国学生和研究人员的吸引力;通过妖魔化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组织,特朗普削弱了美国应对全球危机的能力,孤立了美国科学界。

“这在很多方面都很可怕,”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政治学家苏珊·海德(Susan Hyde)说,“政府的基本职能受到攻击,这是非常令人不安的,尤其是当其中一些职能对我们的生存能力至关重要的时候。”

虽然特朗普也强调了积极发展一些科学技术,比如特朗普政府已经推动宇航员重返月球,并将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等领域的发展列为优先事项,今年 8 月,白宫宣布为这些技术和其他先进技术提供 10 多亿美元的新资金。但许多科学家和前政府官员说,这些例子都是总统任期内的特例。

如果特朗普在这次大选中落败,其对美国科学界的许多破坏——包括监管改革和国际合作关系的中断——都可以而且很可能得到修复。但是科学家和政策专家表示,这种对科学诚信、公众信任和美国地位的损害,可能会在特朗普任期之后继续存在。

随着大选的来临,《自然》杂志盘点了一些特朗普对美国科学造成最大损害的关键事件,以及这将如何在未来多年破坏美国,甚至整个世界,无论特朗普是赢是输。
 

退出巴黎气候协议
 
特朗普对科学的攻击在他上任之前就开始了。

在 2016 年的总统竞选中,他称全球变暖是一个骗局,并发誓要让美国退出由 190 多个国家签署、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巴黎气候协议》。

特朗普说:“我当选是为了代表匹兹堡市民,而不是巴黎市民。”他认为,这项协议施加了能源限制、降低了就业机会、阻碍了经济发展,目的是为了“赢得”外国领导人和全球活动人士的赞扬。

特朗普没有承认的是,《巴黎协定》其实在很多方面是由美国设计的,也是为美国而设计的。这是一个自愿的协定,旨在通过允许各国设计自己的承诺来建立动力,它唯一的力量是以透明度的形式出现的:在气候和环境保护上,那些落后的国家将被暴露出来。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政治学家 David Victor 表示,通过让美国退出协议并背弃气候承诺,特朗普也削弱了其他国家采取行动的压力。
 
(来源:Pixabay)
 
在特朗普宣布他对《巴黎协定》的决定后,他任命的美国环保署官员着手废除前总统奥巴马时期实施的气候政策。首当其冲的是针对发电厂和汽车温室气体排放的两项规定。在过去的 15 个月里,特朗普政府废除了这两项规定,代之以更弱的标准,这将节省行业资金,但对减少排放几乎没有帮助。

在某些情况下,甚至连相关行业都反对这种回调。最近,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和英国石油(BP)等能源巨头反对政府弱化要求油气公司限制和消除甲烷排放的规定。

根据位于纽约的咨询公司 Rhodium Group 的一项估计,到 2035 年,政府的这一措施将增加相当于 18 亿吨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大约是英国年排放量的 5 倍。尽管这些措施可能被法院或新政府推翻,但特朗普已经让美国和地球付出了宝贵的时间。

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气候政策研究员利亚•斯托克斯(Leah Stokes)表示:“对这个星球来说,特朗普时代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糟糕的时期。”

去年,特朗普政府正式提交了退出《巴黎协定》的文件,美国将于 11 月 4 日,即总统选举后一天正式退出。

大多数国家都表示要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继续努力,而欧盟已经通过敦促各国加强努力来填补领导地位的空缺,中国也在 9 月 22 日宣布其目标是到 2060 年实现碳中和。

拜登承诺,如果他当选,将重新加入该协议,但美国可能很难恢复在奥巴马执政时期的那种国际影响力。

“重新加入巴黎很容易,”Victor 说。“真正的问题是可信性:世界其他国家会相信我们的话吗?”
 
对环境开战
 
在美国环保署,特朗普政府正试图破坏利用科学做出公共决策的方式。

威胁开始于 2017 年 10 月 31 日万圣节,当时的环保署署长斯科特·普鲁伊特(Scott Pruitt)签署了一项命令,禁止拥有环保署研究基金的科学家担任该机构的科学顾问小组成员,让最有专业知识的人更难帮助该机构评估科学和工艺法规。

这一命令使得工业科学家更容易取代学术研究人员,因为学术研究人员要么被迫放弃科研经费,要么辞职。

Pruitt 的命令虽然最终将被一名联邦法官推翻,但这,仅仅是个开始。

2018 年 4 月, Pruitt 公布了一项“科学透明度”规则,这项规定可能会排除一些将细颗粒物污染与过早死亡联系起来的最严格的流行病学研究,因为很多潜在的患者数据受到隐私规定的保护。

批评人士说,这项政策旨在引起人们对科学的质疑,使追求低污染标准变得更容易。

Pruitt 于 2018 年 7 月辞职,但环保署的趋势仍在继续。在新任署长 Andrew Wheeler 的领导下,该机构加快了削弱针对水和空气污染中化学物质监管的努力。
 
(来源:Pixabay)
 
前环保署署长 Whitman 说,重审前几届政府的监管决定并改变做法,这没有错,但决策应该基于可靠的科学分析。“我们在本届政府看不到这一点。”

美国环保署最近做出的最大决定之一是空气质量计划。今年 4 月 14 日,在 COVID-19 大流行期间,尽管科学家的证据和建议压倒性地支持更严格的监管,美国环保署还是提议维持目前的细颗粒物污染标准。

“这是毁灭性的,完全毁灭性的,”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 Francesca Dominici 说,“不听科学和撤销环境法规正在让美国人付出生命的代价。”她的小组曾发现,加强环保标准每年可以挽救数万人的生命。
 
延误疫情防控
 
现在有一件事是明确的:美国的总统在疫情爆发初期就认识到这种病毒对美国构成了重大威胁,但他选择对此撒谎。

2 月 7 日,在接受《华盛顿邮报》记者采访时,特朗普描述了一种比最“剧烈的流感”还要致命 5 倍的病毒。当时,美国只有 12 人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这是致命的东西,”特朗普在 9 月才公布的录音采访中说。

然而,在之后的公开场合,总统却传达了截然不同的信息。2 月 10 日,特朗普在一次集会上告诉他的支持者们不要担心,并表示到 4 月份气温回升时,病毒将“奇迹般地消失”。在一周后的一次电视采访中,他表示:“病毒非常温和。”

在 3 月 19 日与《华盛顿邮报》记者的另一段录音采访中,特朗普表示,他从一开始就淡化了风险。特朗普说:“我仍然喜欢低调处理,因为我不想制造恐慌。”

录音公布后,特朗普为自己保持人们冷静的努力进行了辩护,同时表示,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夸大”了病毒带来的风险。但卫生专家表示,这种解释毫无道理,而总统误传了病毒造成的威胁,从而危及公众的健康。

“去年,37000 名美国人死于普通流感,”特朗普在 3 月 9 日发推文说,没有什么被关闭,生活和经济还在继续。”

然而,不到一个月,美国死于冠状病毒感染的人数就超过了 2.1 万人,而疫情仍在继续蔓延,每天约有 2000 名美国人死亡。

随着经济的下滑和死亡人数的增加,特朗普开始越来越多地把矛头对准了中国。

2020 年 5 月 29 日,特朗普兑现了他的威胁,宣布美国将退出世界卫生组织。许多人说这一举动削弱了美国应对全球危机的能力,并孤立了美国的科学。

随着疫情的蔓延,特朗普继续与科学家的警告和建议相矛盾,包括重新开放学校的指导意见。7 月,几名前美国疾控中心主任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特约社论中对特朗普提出严厉批评。
 
(来源:Kevin Lamarque/Reuters)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也出现了类似的担忧,因为最终疫苗必须得到批准。9 月 29 日,7 名前 FDA 专员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了另一篇社论,对特朗普和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在政府科学家的指导下进行干预表示担忧。

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生物伦理学家、负责全球行动的副教务长 Ezekiel Emanuel 说,这种政治干预不仅破坏了公众的健康,还可能最终破坏公众对最终疫苗的信任。

“每个人都在想,我能相信 FDA 关于疫苗的决定吗?”Ezekiel Emanuel 说。“人们甚至在问这个问题,这一事实证明特朗普已经破坏了该机构。”

曾在 2002 年至 2008 年担任前总统布什政府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主任的伊莱亚斯•泽霍尼(Elias Zerhouni)表示,特朗普政府未能控制住冠状病毒,现在正试图迫使政府机构利用其声望和操纵科学来支持特朗普的竞选。
 
孤立主义
 
9 月 24 日,美国国土安全部提出了一项新规定,限制国际学生在美国的逗留时间。

这项规定将把大多数学生的签证期限限制在 4 年。此外,对来自数十个被视为高风险国家的学生,包括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和朝鲜的学生,签证期限为 2 年。

尽管目前尚不清楚这一规定可能会产生何种影响,但许多科学家和政策专家担心,这项新规及其他移民政策可能会对美国科学产生持久的影响。“这可能会让美国在吸引研究生和科学家方面处于极其不利的竞争地位,”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大学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Universities)副会长Lizbet borborough表示。

在此之前,特朗普已经宣布实施旅行限制政策,这些限制使得来自某些国家的外国人——包括科学家——来美国访问、学习和工作变得更加困难。而特朗普之前的几届政府,都在积极从其他国家寻找人才,充实实验室,促进科学创新。

研究人员担心,最新的规定将使美国对外国科学家的吸引力进一步下降,这可能会阻碍美国在科学技术方面的努力。
 
(来源:Nature)
 
这项拟议的规则,让我们得以一窥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可能会是什么样子。即使拜登在选举中获胜,对美国科学的无形影响也可能持续下去。拜登可能会推翻特朗普政府的一些监管决定,并重新加入国际组织,但修复美国声誉所受到的损害可能需要时间。

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科学政策研究员 James Wilsdon 将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局势与英国脱欧相提并论,称两国都面临失去国际影响力的风险。

他说,目前还不清楚这是否会或会以多快的速度导致美国在吸引国际科学家和学生方面失去竞争力,部分原因是科学家们明白,唐纳德·特朗普并不代表美国科学界。

在美国国内,许多科学家也担心,两极分化加剧和犬儒主义可能会持续多年。这将使政府机构更难做好本职工作,更难推进以科学为基础的政策,也更难吸引新一代的人来取代已经决定在特朗普领导下退休的高级科学家和官员。

一个设在马萨诸塞州剑桥的科学家联盟科学和民主中心,记录了特朗普任期内对科学的 150 多次攻击。领导该组织的 Andrew Rosenberg 表示,在那些政府科学家被边缘化并受到政治任命审查的机构中,重新建立科学诚信并非易事。
 
编辑:JYR

报道原文:
Tollefson, Jeff. "How Trump damaged science-and why it could take decades to recover." Nature 586.7828 (2020): 190-194.

来源:学术头条

首 页 关于我们 医疗器械企业加速器 院士专家工作站 技术转移中心 论坛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3 上海奉贤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