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物访谈

人物访谈

完善跨国技术转移机制 促进交易双方信息对称

——华润医药集团创新孵化事业部总监顾晓宏谈企业跨国技术转移
华润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是华润集团根据国务院国资委“打造央企医药平台”的要求,在重组央企华源集团、三九集团医药资源的基础上成立的大型药品制造和分销企业,为华润集团整合发展国内医药产业的控股企业。华润医药集团旗下控股双鹤、紫竹、华润三九、华润医药商业、东阿阿胶、创新孵化、北京产业园等企业。2010年营业额447亿元,位列国内医药企业集团第二名。产品涵盖中成药、西药、原料药、生物制药和保健品。在北京、上海、深圳、四川、山东、安徽、广西、陕西等地拥有现代化生产基地、分销中心和研发中心。作为国内龙头级医药企业集团,华润医药集团在技术转移尤其是跨国技术转移方面有着旺盛的需求,也有很多成功转移的案例。日前,记者采访了华润医药集团创新孵化事业部总监顾晓宏,请他谈谈他对于企业技术转移的看法、技术转移与再创新的实践、以及他对于跨国技术转移的一些提示。
记者:近些年国内医药企业的技术转移需求尤其是跨国技术转移需求越来越多,请问您怎么看待企业的技术转移?美国一项研究表明,通过技术转移,企业的平均收益为55%,而通过自行研究开发,企业的平均收益仅为22%,您怎么看技术转移与原始性创新的收益差别?
顾晓宏:医药行业从研发开始到最后的销售是一个很长的产业链,有的公司专注于前期的研发,有的公司专注于后期的生产和销售,一个企业很难在这个产业链上从头做到尾,特别是中国的一些企业都是以市场为导向的。而且医药起源于自然科学,属于探索研究性范畴,是对整个生命的研究,对医药公司来说,做这么宏大的前期研究的可能性不大,因此势必会在不同的阶段和不同的研发资源进行整合、对接、转移。这种转移可以在不同的位置和不同的节点实现,例如有的是直接进口药品,利用国内的销售渠道帮助国外的公司销售他们的药品,这也算是转移;如果是利用对方的生产能力,转移的节点就会再往前一些;如果是利用对方的注册能力,那么就会更早一些。现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大的医药企业是自己做创新的,就连辉瑞公司的拳头产品立普妥也是从别的公司收购来,然后辉瑞再进一步做下去的。
对于技术转移与原始性创新的收益差别,我认为关键是看自己的企业在产品线上的定位,不一定自己研发的效果就不如转移的效果,事实上我认为从投资回报角度来看,创新型公司的收益比位于产业链后端的商业销售公司的收益可能更大,科技型公司在几年之内市值翻几倍的例子并不鲜见。要通过技术转移还是要自行研发,关键是看这个企业自己的优势在什么地方,要发挥自己的优势。
记者:当今企业的发展越来越依赖技术创新,而技术创新的成本与风险越来越大,华润医药的技术创新需求是什么?华润医药如何结合自身价值整合不同的技术创新资源?
顾晓宏:华润医药集团旗下产品核心的治疗领域是降血压、降血糖、降血脂、抗感染、女性健康、胃肠道用药。我们期待在四个方面开展广泛的国际合作:1、利用自身在产品注册方面的经验和知识、能够满足cGMP要求的生产设施、覆盖全国的销售和流通网络以及相对成本优势,获得品牌仿制药、进口药品的生产与中国市场的营销的合作。2利用自身临床研究经验与渠道、产业化基地、市场开发能力的优势,在中国共同开发已在国外进入2期以后研发阶段的创新药物。3、利用政府积极的政策和鼓励措施、满足cGMP要求的生产设施、人工成本相对较低以及很好的加速ANDA开发的能力,进行品牌仿制药的国际市场的开发。4、利用华润医药充足的资金储备、在中国本土市场所取得的快速成长以及政府积极的政策和鼓励措施,开展国际资本层面的合作,包括与国际中小型研发机构以及药品销售公司的合资或并购。
记者:华润医药在技术转移方面有怎样成功的案例?您认为取得成功的关键是什么?华润医药通过什么方法来进行项目评估和技术价值的判断?
顾晓宏:华润医药大部分的药品都是转移过来的,而非自己研发的。华润医药集团旗下北京双鹤万辉药业生产的用于单纯饮食治疗不能理想控制的中老年非胰岛素依赖型糖尿病用药“糖适平”就是一个比较好的对接。这个产品是国外研发机构独家授权给我们的,双鹤万辉利用自己在生产制造能力、注册能力以及销售能力方面的优势,帮助他做中国的市场,使得这个产品在国内市场甚至国际市场都成为一个做的比较成功的降糖药。
在引进这个药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它的特点,是在引进来并逐渐在临床上开展应用后才发现,“糖适平”对糖尿病患者肾脏功能的影响非常小,对糖尿病合并肾功能不全的患者而言是很好的降糖药(注:很多降糖药对肾脏是有损伤的),由此糖适平找到了一个适于自己使用的范围与定位。
对技术价值的判断没有捷径,只能是广种薄收。尽管有一些指标是可以判断的,但想找到完美的、肯定能成功的项目几乎是没有的,除非只是做仿制药。如果是一个新药,风险永远是存在的,哪怕是拿到了新药证书,仍然有可能失败。因为一个药品是否成功并不是研发完毕就可以得出结论的,事实上很多药品的开发都是在进入市场后根据市场的一些反馈、医生患者用药的体会,逐渐明晰了它合适的使用范围,使得这个药的潜质被开发出来。很多药都是这样,刚上市的时候,或是在转移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是否能成为一个成功的药,只有经过市场的检验才能下结论。所以现实中有一些药用了一段时间后就销声匿迹退市了;也有一些药在原来适应症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新的适应症用途越来越广,如氯吡格雷,开始时是用于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术后置入支架患者的凝血预防,后来发展到所有有可能发展为心脑血管疾病的患者都要应用氯吡格雷。
记者:对于引进的技术华润医药是否进行二次创新?华润如何对引进的技术进行消化吸收,从而使它在最短的时间内发挥作用?
顾晓宏:对于引进的技术肯定要进行二次创新,如果没有二次创新这个品种就不会成功。特别是国内的研发型公司、院所,他们没有产业化的能力,也没有市场销售能力,致使他们在过程中面临了非常多的挑战。有的科研院所拿到临床批件就觉得成功了,就希望能够象重磅炸弹一样估计它的价值,这是非常不理智的,其实这离真正能够成为重磅炸弹还非常遥远。华润在引进技术后,消化吸收再创新的方向是以市场为导向的,将它原来的研发内容和市场需求相结合,做一些进一步的创新,一般都是比较有目标的。当然企业自己的技术力量要足够,这是再创新的基础,因为很多引进的技术都是实验室的技术,而要把它变成工业化的可行的技术,还需要很强的技术力量,同时还要具备行业的眼光。
记者:您认为技术转移的难度在哪里?
顾晓宏:技术转移最难的地方在于前期的时候对项目的了解与把握。现在市场上的项目很多是不能产业化的,如果想成功转移,一定要明白项目的内涵,了解它原来的技术工作做的怎么样。但这对于项目引进方来说是很难的,难在双方信息的不对称。出让项目的一方只会告诉你这个技术好的一面,而回避其有问题的一面,这其实是现在的转移机制存在问题。往往有一些项目转移过来之后发现进一步开发的难度很大,如开发的一些制剂工艺是不能重现的,这为转移工作带来很大的困难。
记者:您如何看待现在的跨国技术转移对我国医药技术创新的影响?
顾晓宏:我认为之所以现在跨国技术转移多了,更多的是由于金融危机以后新技术公司或医药研发型的公司,得不到更多的投资,同时大药厂也在精简收缩研发线,使得大量的项目没有办法转让,而国内正是国家鼓励创新、企业想创新的阶段,于是出现了很多跨国技术转移的机会。事实上,这时很多国外的好项目已经被跨国公司挖走了,剩下的很多都是跨国公司看不上的项目,所以这类项目的转移一定要十分小心。不要以为国外进入一期、二期临床的就是好项目,其实越是已经进入一期、二期临床还需要低价转让的项目越是危险项目。
同时,中国的企业主要还是面对中国的市场,如果国外的项目没有进入临床三期,这个项目拿到中国后还需要重头开始做起,在上市的时间上一点都不节省。而且中国医药法规和国际医药法规的要求也大相径庭,在这方面也还要很长时间的努力,需要一个长时间的过程。所以在做跨国技术转移时,不要眼里只有“馅饼”,还要注意提防“陷阱”。现在各跨国医药公司都在中国建立了研发中心,他们也在筛我们“863”、“973”的项目,也想捞金。
记者:您对我国医药领域从事专业化技术转移服务的机构有何要求与建议?
顾晓宏:说实话现在我们能够接触到的项目很多,可是我们在转移项目的时候通常不知道这家公司的研发水平究竟怎么样?信誉怎么样?因为开始接触的时候涉及知识产权的问题,需要保密的问题,但这种保护也造成了卖家和买家的信息不对称。所以技术转移服务机构最好能够做个“支付宝”,拥有独立的第三方评价体系,可以使受让方对于转让方提供的一些信息能够做些过滤筛选,从而对信息有一定程度的把握,这样技术转移的交易才显得比较公平合理。

 

来源:中国医药技术经济网 

首 页 关于我们 医疗器械企业加速器 院士专家工作站 技术转移中心 论坛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3 上海奉贤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